Minecraft Wiki

除另有声明,转载时均必须注明出处若簡繁轉換出錯,請以遊戲內為準请勇于扩充与修正内容有兴趣逛逛我们的微博沟通交流,欢迎到社区专页需要协助,请在告示板留言

了解更多

Minecraft Wiki
(机器人:自动替换文本 (-岩浆 +熔岩))
(修正名称)
 
(未显示3个用户的5个中间版本)
第1行: 第1行:
 
{{msgbox
 
{{msgbox
| title = 此页面仅用于[[Herobrine]]页面源。
+
| title = 此页面仅用于作为[[Herobrine]]条目信息源。
 
----
 
----
此来源是英文Minecraft Wiki管理员和Copeland之间电邮交的内容,Copeland在邮件中给予了关于直播幕后的更深度解析
+
这则材料是英文Minecraft Wiki的一名管理员和Copeland之间电邮交的内容,Copeland在邮件中提供了关于直播及其幕后的更深度说明
<br>此页面允许用户查看wiki化之前的原始来源材料。
+
<br>此页面的存在是为了方便用户查看Wiki化之前的信息来源材料。
 
}}
 
}}
   
因此像我在EmasVidyaStream直播上提到的那样,但是我们离开了并开始了我们自己的叫“Brocraft”的直播。我与我的一个好朋友在经营,并在它上面进行许多直播尤其是Minecraft。
+
所以就像我之前说的样,我一开始是在EmasVidyaStream上进行着直播,但是后来我们离开了并开始了自己的直播,它名为“Brocraft”这个直播是和自己的一个哥们一起经营,并且已经在它上面播过很多东西了,特别是Minecraft。
   
我想起来有一天在/v/无意中发现了Herobrine的CreepyPasta。我很喜欢它。次日,我在我当前的Minecraft世界截了一张图,并把Herobrine PS进去——只是为了好玩。我把那张图在聊天里,并且引了人们各种各样的反应。这太有意思了!我知道我不得不进行一次涉及HIM的直播了。
+
记得有一天,我在/v/上偶然发现了Herobrine的恐怖故事。我很喜欢它。第二天,我在自己最近正在玩一个Minecraft世界截了一张图,并把Herobrine PS进去——只是为了好玩。我把那张图发在聊天里,并且引了人们各种反应。这太有意思了!我知道我必须一次有关他的直播了。
   
我在Photoshop里花了一点点时间来Herobrine的图片放进一幅画里(是的,它完全是一幅画),然后把那画放正在搭建的房屋的一个小房间里。那时候我的地图很小,只有3间房屋。总之,我开始了直播,并避开了那些房间1-2个小时,以让它们看起来变得更合理。我跑进那个房间,门前面的正是Herobrine。我尖叫着跑出了房,然后关闭了直播。
+
我在Photoshop里花了一点点时间来Herobrine的图片放进一幅画里(是的,它完全是一幅画),然后把那画放到了我正在搭建的房屋的一个小房间里。那时候我的地图很小,我记得只有3间房屋。总之,我开始了直播,并且刻意避开了那些房间大约12个小时,以使这一切看起来更合理。后我碰巧跑进那个房间,门前正好就是Herobrine。我尖叫着跑出了房,然后关闭了直播。
   
我在聊天里假装很震惊的样子,不久之后就把帖子发在Minecraft 社区上面,期待也获取更积极应。
+
我在聊天里假装对这件事感到很震惊,不久之后就把帖子发在Minecraft Forums上面,期望还得到人们强烈应。
   
在我直播结束的几小时后移除了画,把它换回原来的材质然后再次进行直播。我假装谨慎地做每件事情,很害怕的进入同一个房间,但这次没有Herobrine;]。然后我直播删了世界并发誓永远不会再游玩它
+
在我直播结束的几小时后我打掉了画,把它换回原来的纹理然后再次进行直播。我假装谨慎地做每件事情,就跟吓坏了一,并且再次进入同一个房间,但这次没有Herobrine ;]。然后我直播了世界并发誓永远不会再游玩它一次
   
在我的直播之后,另一个叫做“Patimuss”的网络主播制了*他*的假Herobrine图像(在熔岩池里)。我不知道他会这样做,他也从来没有问过或告诉过这件事。说实话,我他的有一点伤心。他向的妻子承认这是假的——这是我不喜欢的地方。
+
在我的直播之后,网站上另一个叫做“Patimuss”的主播制了*他*对Herobrine目击(在熔岩池里)。我不知道他会这样做,他也从来没有问过或告诉过这件事。说实话,我他的所作所而感到难过就是他向自己的妻子承认这是假的——这是我不喜欢的地方。
   
我不确定在Patimuss直播了*他*Herobrine图像之前还是之后放的“Him.html”,但在他直播或之,我放置这个页面的时间很短(<24小时)。不管怎样,它并没有强迫引导到这个页面——我只是把链接发表到聊天里让人们自己点开它。网页上的眼睛非常让人毛骨悚然。
+
我不确定自己是在Patimuss直播了*他*Herobrine的目击之前还是之后放的“Him.html”页面,不过我肯定是在他直播前后很短一段时间(<24小时)放出这个页面的。不管怎样,我都从未放出指向这个页面的强制重定向——我只是把链接发表到聊天里让人们自己点开它。网页上的眼睛可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在那之后,人们开始制作他们自己Herobrine材料,它爆炸那样很快就传开了。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我都一直假装Herobrine是真的,我的直播内容是真的在聊天成为了一种文化基因,Patimuss的假图像只是为了尝试把它变得流行起来
+
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在那之后,人们开始制作他们自己有关Herobrine的玩意,它就这样爆炸式地传开了。那次直播结束后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我都一直假装Herobrine是真的,我的直播内容是真的、Patimuss伪造自己对Herobrine的目击只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名声这一观点,在聊天中已经成为了一个梗
   
总而言之,这很有趣。
+
总而言之,真是一段有趣的时光啊
   
  +
——Copeland
--Copeland
 
   
 
[[en:Herobrine/StreamStory]]
 
[[en:Herobrine/StreamStory]]

2021年8月17日 (二) 04:47的最新版本

此页面仅用于作为Herobrine条目的信息源。

这则材料是英文Minecraft Wiki的一名管理员和Copeland之间电邮交流的内容,Copeland在邮件中提供了关于直播及其幕后的更深度说明。


此页面的存在是为了方便用户查看Wiki化之前的信息来源材料。

所以就像我之前说的一样,我一开始是在EmasVidyaStream上进行着直播,但是后来我们离开了并开始了自己的直播,它名为“Brocraft”。这个直播是我和自己的一个哥们一起经营的,并且已经在它上面播过很多东西了,特别是Minecraft。

记得有一天,我在/v/上偶然发现了Herobrine的恐怖故事。我很喜欢它。第二天,我在自己最近正在玩的一个Minecraft世界里截了一张图,并把Herobrine PS了进去——这只是为了好玩。我把那张图发布在聊天里,并且引起了人们的各种反应。这太有意思了!我知道我必须要做一次有关他的直播了。

我在Photoshop里花了一点点时间来把Herobrine的图片放进一幅画里(是的,它完全是一幅画),然后把那幅画放到了我正在搭建的房屋的一个小房间里。那时候我的地图很小,我记得只有3间房屋。总之,我开始了直播,并且刻意避开了那些房间大约1到2个小时,以使这一切看起来更合理。之后我碰巧跑进了那个房间,门前正好就是Herobrine。我尖叫着跑出了房屋,然后关闭了直播。

我在聊天里假装对这件事感到很震惊,不久之后就把帖子发在Minecraft Forums上面,期望还能得到人们强烈的响应。

在我直播结束的几小时后我打掉了画,把它换回原来的纹理然后再次进行直播。我假装很谨慎地做每件事情,就跟吓坏了一样,并且再次进入到同一个房间,但这次没有Herobrine ;]。然后我在直播中删掉了世界并发誓永远不会再游玩它一次。

在我的直播之后,网站上另一个叫做“Patimuss”的主播制造了*他*对Herobrine的虚假目击(在熔岩池里)。我不知道他会这样做,他也从来没有问过或告诉过我这件事。说实话,我为他的所作所为而感到难过。就是他向自己的妻子承认了这是假的——这是我不喜欢的地方。

我不确定自己是在Patimuss直播了*他*对Herobrine的目击之前还是之后放的“Him.html”页面,不过我肯定是在他直播前后很短的一段时间内(<24小时)放出这个页面的。不管怎样,我都从未放出指向这个页面的强制重定向——我只是把链接发表到聊天里,让人们自己点开它。网页上的眼睛可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在那之后,人们开始制作他们自己有关Herobrine的玩意,它就这样爆炸式地传开了。那次直播结束后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一直假装Herobrine是真的,而我的直播内容是真的、Patimuss伪造自己对Herobrine的目击只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名声这一观点,在聊天中已经成为了一个梗。

总而言之,真是一段有趣的时光啊。

——Copeland